信託.「慈善支出比过低」问题未解 公益信託修法只做半套

法务部提出《信託法》部分条文修正案,针对现行「公益信託控股化」、「关係人自肥」等法规疏漏亡羊补牢。然而,还是未能杜绝慈善支出比过低的弊端,有「打假球」之嫌。

《信託法》施行23年,国内市值逾1300亿元的267个公益信託乱象丛生,法务部8月中旬提出《信託法》部分条文修正案,针对现行「公益信託控股化」、「公益信託沦为委託人锁股权的小金库」、「关係人自肥」与「委託人隐身幕后成为藏镜人」等法规疏漏亡羊补牢。然而,该草案却未能杜绝最大弊端「慈善支出比过低」的问题,成了此草案最大败笔,令外界质疑法务部修法有「打假球」之嫌。

国内信託资产前10大的公益信託分别由宏泰、台塑、宏达电、汉民与奇美五大集团所设立,合计信託资产逾1200亿余元,几占国内所有267个公益信託总信託资产9成以上,5大财团已享有的税负优惠,粗估逾200亿元。

前10大公益信託 慈善支出不及资产1/100

多年来前10大公益信託所投入的慈善支出比不到信託总资产的1/100,主要是现行法规疏漏,财团可透过4大手法来「假公益真投资、真避税」。此次法务部所提出的修正条文,目的就是盼能促使公益信託资讯公开、强化其公益性、避免自肥或利益冲突。

对于此次修法,台湾法学基金会董事长、中正大学法学教授谢哲胜予以肯定,然而,现行法规中最大疏漏的「慈善支出比过低」,此次修法未能有效解决这一最关键的弊端。谢哲胜指出,虽然修正案中第71条之6规定,「公益信託依信託本旨处理信託事务之年度支出,除信託设立当年度外,不得低于年度总支出之50%」,但该规定并未解决公益信託慈善支出与信託总资产不成比例的核心问题。

以宏达电董事长王雪红所成立的公益信託主爱社福基金为例,信託资产逾99%皆为其集团未上市柜投资公司股票,市值逾60亿余元,但去年度主爱社福基金的慈善支出仅200万元。换句话说,即使新的修正条文通过,主爱社福基金年支出200万元,且此200万元100%投入慈善,但慈善支出占总信託资产比仅仅万分之3。

而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与王永在透过捐赠台塑、南亚、台化三家上市公司股票,分别成立公益信託王长庚社福基金与公益信託王詹样社福基金,当时成立资产市值分别为62亿余元以及56亿余元。正因为现行《信託法》疏漏,未明定年度慈善支出比率,两大公益信託资产竟因台塑3宝的股息股利发放而资产倍增,目前资产已翻了两倍增至两百亿元及178亿元,形成「公益信託大怪兽 」。

林堉璘宏泰公益基金 投入80亿元併购中嘉案

以2018年为例,王长庚基金的现金股利入帐竟高达11.57亿元,而王詹样基金的股利收入也高达9亿余元,而扣除该年度慈善支出,两公益信託还分别「净获利」6亿余元及8亿余元,其中王长庚基金长达10年慈善支出全都是捐赠给王永庆2房与3房子女所成立数个财团法人基金会,同样引发「左口袋捐给右口袋」的争议。

而信託资产市值高达303亿元的公益信託林堉璘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为国内资产最大的公益信託,2015~2017年间,总慈善支出为3.8亿元,去年却豪掷80亿元透过旗下子公司参与中嘉併购案,吃下5成股权,再次凸显公益信託慈善支出的乱象。

长期推动公益信託修法的民进党立法委员王荣璋办公室表示,曾提醒过法务部此次修法未能明定慈善支出占总信託资产的比率,恐无助于公益信託提高慈善支出比的修法目的,逐条审查时恐难取得国会认同。

谢哲胜则建议,法务部若要提高公益信託的慈善支出比,就应该比照美国以信託财产总额来订定慈善支出比的下限,美国法律是规定公益信託之年度慈善支出,应不低于前1年度信託总额之5%,若认为5%规定太严苛,建议明定「年度慈善支出占总信託资产的2%,相较于美国,已经是相当卑微的要求了。」

(本文节自财讯589期,详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