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不殊途!从倩女幽魂到主君的太阳:生死之间,我记得爱过你

农曆七月,我们谈情说鬼。你也许着迷于韩剧《主君的太阳》,边害怕剧情中的鬼魂还一边遮着眼睛看男女主角相爱;也许《倩女幽魂》的真挚和哀伤,是童年时与爱情的第一次照面。但你知道,早在六朝时期就有了人鬼相爱的故事吗?爬梳古典小说到现代戏剧的人鬼爱情故事,我们发现,人鬼并不殊途,因为不论相爱的对象如何,爱的执着与艰难始终如一。

我们常说:「我爱你,无论你的身份、种族、阶级与财富」,到现在,相爱甚至不必考虑性别。那幺人鬼之间的爱情,与两个人的恋情距离又有多远?从古到今,我们细细爬梳人鬼之间的爱情故事,于是发现,爱人的身份也许不同,对于相爱的执着却是一致的。藉由人鬼恋,我们彷彿能对爱情有了更多的想像。

提起与鬼相关的爱情故事,除了各类原创影视作品外,也有不少改编作品从古典小说中汲取灵感。在此七夕佳节,我们从韩剧、到港片再到古典志怪小说,一步一步追溯人鬼情未了的痕迹。于是慢慢发现,当代戏剧与古典小说,原来并不遥远。(推荐给你:剽悍女人和危险的男人 – 为什幺我们爱看吸血鬼罗曼史)

韩剧《主君的太阳》:有你在,什幺妖魔鬼怪我都不怕

因为一次意外,女主角太恭实拥有了见鬼能力。不时被突然冒出来的鬼魂纠缠,因此没办法上班、没办法正常与人交往,连一夜安眠都是奢望。这时,男主角朱中元出现了,不管多幺可怕的鬼怪,只要太恭实接触到朱中元,就会瞬间消散。只要待在朱中元身边,太恭实就能得到久违的安宁。

鲜血淋漓的女鬼一跛一拐地从远方走来,面容腐烂的老头顽固地敲打着垃圾桶,在太恭实惊惧仓皇的世界里,唯有朱中元是令人安心的存在。太恭实下班回家的路上,遭遇瓦斯车爆炸,站在人行道上的她,无助地看着冉冉飘升、朝她袭来的漫天冤魂,她惊恐地动弹不得。

人鬼不殊途!从倩女幽魂到主君的太阳:生死之间,我记得爱过你

爱情有时是这样的,焦灼、担忧、惶惑、害怕都是自己的,即使亲如恋人都无法分担。但只要他在,凄惶的心情有了栖息的港湾,将所有纷扰都挡在他的外面。即使明白分开之后,又要开始自己作战,但却因为知道有一个躲藏的防空洞,而有了继续面对外界的能量。(推荐给你:单身日记:《太阳的后裔》,我们爱得互成命运)

港片《倩女幽魂》:爱情让人在绝对劣势也能勇敢

聂小倩飘然地从屋里飞到窗外的树枝上,白衣翻飞,髮丝几绺拂过她凄楚的娇颜。一双大眼睛蕩漾着犹豫和委屈,像在留恋着甯采臣,又像在控诉这个世界。

她大约是人鬼恋史上最美又最令人心疼的女鬼。因为骨灰罈误埋在千年树妖下,连魂魄都不得安宁。明明是良善女子,却被驱使着夜夜以色侍人,迷惑那些色慾薰心的男人,以供树妖姥姥吸食阳气。无辜的男子丧生在她的美色下,她躲起来默默流泪,但面对法力高强的妖怪,她从来不敢反抗,只怕魂飞魄散,连转世都没有机会。

人鬼不殊途!从倩女幽魂到主君的太阳:生死之间,我记得爱过你

故事最后,甯采臣为小倩挡住初升的阳光,让她快躲回骨灰罈里,以免魂飞魄散。于是相爱的两人连最后一面都不得相见。分离总来得猝不及防,就算再相爱的两个人,也不得不挥泪告别,走向各自的路途。(同场加映:分手之后的 To Part:人群若有方向,总往分离的方向)

港片《胭脂扣》:我是为爱而死,不是为你而死

梅豔芳在这部电影创造出了经典造型。微蓬的短捲髮,火焰般的红唇,高领的旗袍紧紧地束着曼妙的身躯,一低眉、一侧脸,是历尽风尘的女子独有的沧桑和忧伤。

她是如花,香港风月区的红牌。欢场上看尽人间百态,却独独看不透情爱。富家子弟十二少疯狂地爱着她,情愿与家里断绝关係,也要与她厮守终身。然而,一个不再接客的青楼女子,一个从跑龙套开始的戏班新人,百转千迴也争不过命。(你会喜欢:《生命中的美好缺憾》:短暂的人生,永恆的爱)

人鬼不殊途!从倩女幽魂到主君的太阳:生死之间,我记得爱过你
来源

一晃眼数十年过去,如花成了飘零人间的孤魂。她在地府里日也盼夜也盼,唯恐错过了爱人的身影。却不知他被救活回来,失去了再死一次的勇气,回到家去结婚生子,过他原本的安逸人生。原来,这并不是两人的殉情,而是她独自一人,以生命祭奠她自己的爱情。(推荐阅读:哈莉奎茵:为爱疯狂,为自己坚强)

六朝志怪《谈生》:你有没有等待爱情成熟的耐心

谈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读书人,生活中最大梦想,不过是读读古代情诗,揣想一段让人心神激荡的爱情。他是渴求爱情的,也许是那样的渴望震动了天地,一个晚上,有一位美丽的女子前来,愿与他相伴终身。

这个女子是美好的,让他枯竭的生活开始有了颜色和芬芳。但他不明白,为什幺至亲的夫妻也有秘密。女子说,三年之后才可以拿灯照我。拿起灯火,究竟会照出什幺?谈生迫不及待想揭开这层神秘面纱,从此两情缱绻、再无隔阂。(推荐给你:单身日记:那些我无法替你走的路)

人鬼不殊途!从倩女幽魂到主君的太阳:生死之间,我记得爱过你

他趁女子入睡,拿起油灯偷看。只见他的妻子上半身如同一般人,下半身仍是枯骨。原来,她是一只等待复生的游魂。她醒来,没有怒斥他的背信,只是遗憾:再过一年,她就能复生成人,为何不能耐心守候?

她遗下了两人的儿子,以及一件让父子俩衣食无虞的华丽珠袍,从此两诀。谈生悲痛欲绝,却无可挽回。

你有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你们的爱情成熟?按捺住自己渴望更亲近对方的心,守候春暖花开。

聊斋誌异《娇娜》:得到这样的朋友,比得到情人还快乐

见到娇娜的时候,正是孔生最狼狈、最痛苦的时候。他的心口上莫名长出一个大瘤,疼痛欲死。好友知他病重,特地请了自己的妹妹、擅长医术的娇娜前来治疗。

彷彿是一眼瞬间,他见到娇娜的第一眼,就忘记了自己是病人、忘记了对方是大夫。娇娜探视他的伤处,说要执行手术。割开大瘤应该是很疼,血都流了遍地,让人看了怵目惊心。孔生却贪看娇娜近在咫尺的面容,一点都不觉得疼痛,反而担心手术时间太短,不能这样相依相偎。

有那幺一种人,你和他的距离最近也不过是朋友,然而得了这样一个朋友,却比得到情人更快乐。(推荐给你:测验你爱上好朋友的指数)

农曆七月,我们谈情说鬼

人鬼之间能说的故事太多了,比如近几年韩剧在相关主题上进行多角度尝试:《 49天》中车祸身亡的女主角,为了搜集真心为她流下的眼泪以便复活,于是附生在一个女孩身上;讲述中年男子与黑道大哥还魂重生帅哥美女身上的《回来吧大叔》,还有吸血鬼与人类之间跨物种爱情《夜行书生》。

其实,不只是韩剧热衷于为人与鬼牵红线(或者让鬼牵红线),香港电影也曾经有一波人鬼恋风潮,比如魂魄居留在伞中的女鬼,巧遇丈夫转世因而再次相恋的《大闹广昌隆》;被坏人双双害死、女鬼魂留灯笼上等待转世情人的《新人皮灯笼》;以及能见鬼的寡妇看见死去的小学同学后互生情谊的《我左眼见到鬼》。

人鬼不殊途!从倩女幽魂到主君的太阳:生死之间,我记得爱过你

人鬼相恋的电影总有一种格外奇诡凄迷的情味,但有许多故事其实早在古典小说即可发其端绪。比如《倩女幽魂》的原型是唐代传奇小说〈离魂记〉,叙述父母拆散一对未婚夫妻,未婚妻之深情居然能令魂魄飞驰千里之外,追随夫婿于外地。又如《画皮》,原出自清代《聊斋誌异》,里面没有一片癡情的狐妖,只有青面獠牙想要索命的厉鬼。在现代影视改编之下,人鬼之间的情愫开始有了更多元的面貌,却也不忘从古典作品中汲取养分。